谈到影片创作初衷时,张导表示:“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,对家庭教育和儿女接触中反思了很多问题。如果自己只能给儿女留下金钱作为遗产,就太匮乏了,而自己写这个剧本,拍这部电影就是为了能给自己的孩子留下‘文化遗产’,可以让孩子看到自己童年历经的种种。”影片更首次将镜头对准“香港笼屋”这一社会问题,揭示了看似光鲜亮丽的香港不为人知的一面镜像,与影片《贫穷富爸爸》相得益彰,也表现了导演张坚庭对香港社会问题的关注。【详细】
也有业内人士建议话剧界冷静,不能被资本带跑。上个月乌镇戏剧节举办期间,编剧史航对这股热潮发表了看法,“电影生怕观众看不懂,戏剧是有门槛的。咱们先不急于把它变成蛋糕,那可是底下有火在烧的蛋糕,我们现在做一些小点心,也挺好的。”他以中戏好友、著名话剧导演孟京辉早年拍电影的经历为例,认为戏剧导演还是得专注在“主战场”上。【详细】